他们是从上坝迁到黄都的

2018-10-18 03:41

坐在杨秀珍家的院子里,其侄媳妇田仁凤热情地端出当地有名的美食——熬熬茶。

走在古老的上坝寨子中,老木屋普遍上了百年,雕花窗棂栩栩如生;青石台阶磨得珠圆玉润,深深的巷子里仿佛又再现杨家将士列队巡逻的身影。

此后,族人常到桥上纳凉,遇大事则到桥上商议,加强交流……冬去春来,岁月交替,人们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,家族兴衰的关键是要树立好风气,便改桥名为“镇风”,取镇压歪风邪气之意,开始注重文化教育。

民国时期,原房主杨昌选拆掉日渐老朽的祖屋后,把门簪镶嵌在新建的房子大门上。

那对门簪是用上好的黄杨木精心雕刻而成,杨秀碧也不知究竟有几百年历史,原来一直盘踞在杨氏祖屋的大门上。

杨家大门上的狮头象尾门簪,明显有别于当地其他人家的门簪,据说是为了记录其祖辈为朝廷征战、守卫边疆的功绩,更是显赫家族地位的标志。

“上坝人练拳却不生事。”84岁的村民杨秀珍现在仍耳聪目明,一生好打抱不平,故在当地德高望重。

站在营盘上看古寨,就会发现寨子的修建很讲究,被拆掉的祖屋居最高处的中央,其余房屋均以祖屋为坐标,向钟鼓山的两边分列前进,犹如一个整齐的布兵阵形。

楠杆乡副乡长杨再斌就是从上坝古寨走出来的。过去的上坝家家都挂有沙袋,备有拉簧、哑铃等,他从十一二岁起就跟着长辈习武健身,至今仍坚持锻炼,年近不惑,依然身体倍棒、工作干劲十足。

当年,黄都杨氏先人与上坝杨家兄弟嘱咐后人将两边逝去的先人交换安葬,通过祭拜祖先让族人关系更加亲密。

喝熬熬茶极讲究,除了茶,还配有米花等手工小点,盘盘碟碟的摆了一桌子,通常在逢年过节或招待贵客时,才制作食用。

山中说话,草里有人。不四先生的叹息被正在地里干活的村民杨通孝听到,主动邀请不四道人到寨中相叙。

北宋末年,杨都刚奉命驻防贵州德江、务川一带,见上坝土地平整、溪流淙淙、四面环山,是个驻军、养军的好地方,便背靠钟鼓山、面朝和尚崖建寨,令长子杨紫云率军驻扎于此,至今后山还可见古老的营盘。

腊月间,杨传患怪病昏迷不醒,杨教四处求医问药无果,梦见一白胡子老翁给了一个救命的药方。

邻人以为杨教得了奇药,纷纷前来求方。杨教据实以告,族人学以制、食,却并无药效,乃明白是杨教的孝道感动了天神。

修身立己,上坝杨家的男男女女皆洁身自好,至今,也仅仅只有一对夫妻离婚。

兴龙桥历经百年风雨,鲜亮的桥身虽已颜色斑驳,但却坚固如初、沉静如禅。

去上坝,必须经过村口一座古老的木桥,名叫镇风桥,取镇压歪风邪气之意。

今年正月十二日,务川自治县黄都镇100多人聚集上坝祭祖,祖坟就在村民杨秀碧家所住房屋的后面。

现在,两地族人仍非常团结、相互帮助,对家族的公益事业都很热心。

看!上面这张照片里,钟鼓山下的德江县楠杆乡兴隆社区上坝古寨,好似隐在绿色海洋上的一叶扁舟……

清光绪年间,不四道人云游至此,见上坝一个山清水秀好地方,村人却多平庸,叹息道:“好个钟鼓山,可惜和尚不能撞钟鼓,上坝怎能出人才?”

84岁的杨秀珍老人,随50岁的小儿子杨再江一家居住,每次洗澡,杨再江都会亲自替父擦背。

杨教醒来后,即按老翁指示,用油浸泡茶、米、豆并以木勺压烂,加水煮好给父亲服用,两天后,其父就痊愈了。

“这座坟是黄都杨氏的祖坟,他们是从上坝迁到黄都的。”杨秀珍不紧不慢地将黄都与上坝的渊源娓娓道来。

孝心换来的熬熬茶,很快在当地传开,并增加了核桃、花椒、花生、芝麻、油渣等原料,“土家熬茶”已入选省级非遗名录。

竹影婆娑处,一座古老的木桥横卧在源自钟鼓山的小溪上,桥面上是一栋古朴的建筑,分为3层,黑瓦、红木,四角挑檐;正中是一圆尖顶,近看如一座漂亮的亭阁,远看如一乘花轿,故而当地人又称其花花桥。

老人告诉记者,方圆20里无人不道上坝人勇猛,但杨氏家教颇严,从不恃强凌弱,习武只是为了强身健体、锤炼意志、培养爽朗的性格。

5月13日,上坝古寨杨秀碧家,堂屋大门顶梁正中间,一对狮头象尾的门簪双眼圆瞪,虎虎生威。

杨秀珍的侄媳妇田仁凤,也是寨子里有名的好媳妇,嫁到杨家20余年,从未与长辈红过脸、吵过架,进出家门必给长辈打招呼,好吃好喝先敬父母。

目前,只有40户人家的上坝,已培养近30名大学生。寨子无人沾染偷抢、赌博等恶习,更遑论吸毒、贩毒。

有着杨家将忠孝传承的上坝人制、食熬茶时都会想到孝道,制之用心、食之用情。

熬熬茶已有数百年历史,上坝村民杨秀考说,熬熬茶起源于一个孝心传说。

杨通孝吩咐家人备好酒、好茶、好饭,邀来族中长老作陪,为不四先生接风洗尘。

门簪是中国传统建筑的大门构件,也是一个家族地位的标志。人们常说“门当户对”,其中的“户对”据说正源自门簪。

82岁的主人杨秀碧说,这栋有着近百年历史的老屋原是村里大户杨昌选的,土改时,就划给了他家。

“寨子里的人都姓杨,我们是杨家将的后人!”5月13日,在德江县楠杆乡兴隆社区上坝古寨,84岁的杨秀珍老人翻着厚厚的、发黄的族谱说,上坝第一代祖公叫杨都刚,乃北宋名将杨文广(其祖父为赫赫有名的杨令公杨业)之孙,为杨家将第五代。

LINKS